评估考核
您现在所在的位置: » 内容

以退为进改进中国高校评估

发布日期:2014-05-22     浏览数:    分享到:

  政府的强力推进是首轮高校评估能够轰轰烈烈展开的主要因素,但这种运动式的大面积铺开也是负面影响产生的主要原因。因此,对于首轮高校评估,很有必要退回到制度层面进行学理反思,从合目的性和合规律性角度认真反思评估制度设计,以为下一轮评估提供制度层面的参考。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提出了“改进高校教学评估”的要求。中国高校评估将改向何处?首轮高校教学评估的实践为中国高校评估体系的建立提供了什么样的启示?两位分别来自地方基层高校和中央政府部门的高校评估研究学者之间进行的一场学术对话,或许为寻求问题的解决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 

高校评估要继续要改进 

刘理:近年来,高等教育质量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高等教育质量评价也成为教育领域的一个主流话语。首轮高校评估已于2008年在一片争议中落下帷幕,下一轮评估正在筹划之中。刚刚颁布的《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以下简称《纲要》)明确将“改进高校教学评估”作为提高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举措。而高校评估到底“改什么”、“如何改”,下一轮评估具体应如何推进,对此,《纲要》并没有给出明确回答。
    张彦通教授是中国首轮高校评估体系的设计者之一,多年来一直从事高校评估研究,并参与了《纲要》的研制。我很注意研读张教授近年来关于高校评估的文章,发现张教授既是高校评估的积极推动者,同时也怀着“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对评估实践提出过不少改进建议。
    张彦通:你所提及的问题是当前高等教育领域的一个热点和难点,也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很多人都在研究,我觉得这很好,说明大家都觉得这项工作重要。我可以谈谈自己的理解和看法,这些意见是我个人纯学术性的思考,不代表我所服务的机构。
    做好高等教育评估工作,首先要从新近颁布实施的《纲要》出发。《纲要》明确提出要“改进高校教学评估”,它给出了这样的信号:评估工作不能停止,要继续开展下去,但评估工作需要完善。有些人怀疑评估还要不要再搞下去,我想《纲要》已给出了明确的意见。我参与了首轮高校本科教学工作评估的很多工作,有很多体会和思考。从首轮评估的实施情况来看,总体而言可以用八个字概括:作用很大,问题不少。对于中国下一轮高校评估,我个人的意见也是八个字:加强研究,审慎推进。首轮高校评估的出发点是好的,时机也是合适的。在高等教育大扩招的背景下,本科教学工作评估对稳定教学质量起到了很大的促进作用,但到后期遭受到许多批评,甚至成为“两会”期间议论最多的话题之一,这不能不引起我们的反思。因此,我们需要坐下来冷静地思考一些问题,系统地总结一下首轮评估的经验教训,找出问题的症结所在,并设计更好的评估制度,以退为进,做到“谋定而攻”,而不是匆匆忙忙再大面积铺开评估工作。从这个角度来看,利用这个时机多开展一些这方面的研究很有必要。
    与以往高等教育领域改革不同的是,这次《纲要》实施没有大张旗鼓地开展“自上而下”的布置和安排,而是鼓励“自下而上”改革试点。很多省市和高校已经上报了改革和发展的具体思路和举措。如果各省和各高校都能积极主动地发挥优势开展试点和探索,高等教育改革的局面就会很有生机,多样化和特色化会更加突出,高等教育发展也会更快。提高高等教育质量是《纲要》特别关注的话题,评估是高等教育质量的有力保障。 

首轮评估问题出在评估体系之外 

刘理:“以退为进”,说得太好了!我注意到,张教授曾在《基于新制度经济学的我国高等教育评估制度变迁研究》一文中指出:中国高校评估制度变迁形式主要是强制性变迁,前期制度供给充分,而后期相对不足。强制性变迁对高校评估的发展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对于高等教育的特色化和多样化发展考虑不足。在调查研究中,我也发现,政府的强力推进是首轮高校评估能够轰轰烈烈展开的主要因素,但这种运动式的大面积铺开也是负面影响产生的主要原因。因此,对于首轮高校评估,很有必要退回到制度层面进行学理反思,从合目的性和合规律性角度认真反思评估制度设计,以为下一轮评估提供制度层面的参考。
    由于各方面原因,中国现代高校的自主性一直不强,尤其是中国公立高校的出场路径是作为政府下属的一个事业单位。在自我缺失和基本属性不明的情况下,高校的注意力往往放在教育以外的因素上,强调高校的社会工具理性,所以,中国现代高校一直以来优先考虑和遵循的是政治规律和经济规律,教育规律反而往往要让位于政治规律和经济规律。在这种背景下,政府主导的高校评估,正如有的学者所担心的,很有可能会进一步促使高校“围着权力转”,从而有损大学的自由精神和高校办学自主权。因此,我们应该从高校评估实践中退回去,退回到理性维度,从价值理性层面仔细审视这一制度,找出高校评估问题产生的制度因素,这对于重新设计更合目的性和合规律性的高校评估制度具有积极意义。
    张彦通:是的。我赞成多从制度设计的角度去分析和反思,不要简单地批评某些现象。从首轮本科教学工作评估实践来看,我们花了很多精力在评估指标体系的制定和修改方面,指标体系和标准做得很细、很全,应该说评估指标体系设计还是比较严谨和科学的,但在实践中指标体系的作用并没能有效发挥出来,我们很多专家在理解和运用评估标准方面过于简单化和机械化了。客观地说,首轮评估到后期阶段,评估指标体系越来越完善,但专家们评估时所依据的很大程度上已不是指标体系了,指标体系之外的因素太多、影响太大,致使评估结论越来越偏离指标体系了。最终,评估指标、评估过程和评估结果变成三张皮,彼此关联度越来越小。更有甚者,有些专家根本都不去熟悉和研究指标体系,只是按照约定俗成的做法走完过场,按照大家心照不宣的结论投票就算完事。这种现象后面有太多的制度设计问题,非常值得我们反思。
    因此,我主张对中国高校评估的制度设计进行认真反思,积极研究不停步,一定要打破首轮评估所形成的思维定式,确保今后高校评估在制度层面有所创新。
    刘理:我完全同意张教授的看法。我刚主持完成全国教育科学规划重点项目“对我国首轮高校教学评估实效性的实证研究”课题,通过大量的调查,我发现,首轮校评估的主要问题不在评估体系本身,而在评估的背景、评估的程序,在于评估背后那只无形而有力的手——行政权力。
    学术界对首轮评估产生的许多非议,主要针对的不是评估指标体系,也不是学校接待专家规格的超标,而是单一的行政性评估对本来就十分脆弱的高等教育领域行政与学术两种权力生态的冲击。首轮评估对高校领导层积极性的调动作用较大,这本来是件好事,领导具有资源动员和配置力,领导重视的事情办起来效率会更高,也更顺畅。但学校领导的这种积极性放在中国目前高等教育管理体制的大背景下,就是一柄双刃剑——在促使评估工作轰轰烈烈运转的同时,凸显的是行政和管理的声音,在热闹的表面背后,对作为高校办学主体的广大教师和学生的教学积极性调动还不够。所以,虽然评估促进了领导的重视而大大改善了学校办学条件,但作为受益者的师生们似乎并不完全领情,“端起碗吃肉,放下碗骂娘”。我仔细研究过,社会上对于高校评估的批评和非议,有不少是对评估的误解甚至曲解导致的,而高校评估为什么会引起“误解”和“曲解”,以后的评估如何尽量避免不必要的“误解”和“曲解”,这一问题值得我们深思!
    张彦通:你讲到的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高等教育评估本身是政府对高校实施宏观管理和指导的一种手段和方法,其目的在于既要尊重高校的办学自主权,又要引导高校加大对教学的投入,加强对教学质量与规范的重视。但评估在后期被过分功利化了,于是评估工作就在“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气氛中遭到了扭曲。
    当然,对于首轮评估中社会的批评和议论,也要一分为二地看待。有的批评是客观的,也有的批评是硬加到评估头上的,还有的批评是对评估的误解造成的。评估的积极作用还是主要的,评估对促进高校加大对教学的投入、加大对教学的重视、加大对质量的关注等积极作用,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认为,对评估的议论多也是好事,这反映了社会对高等教育发展及质量的高度关注,也反映了社会对更加科学合理的高校评估制度的期盼。这对高校评估的完善及高等教育发展都有利。必须看到,高校评估应是一桩十分理性的事情,需要的是清晰的思路、科学的方法以及客观的评判,而不仅仅是激情。 

反思制度设计审慎推进评估工作 

刘理:张教授所讲给我们启示很大!从世界高等教育评估实践来看,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评估都是一件不太受高校欢迎的事情。尤其中国的高校评估起步较晚,评估本身更有一个不断改进与完善的过程,首轮高校评估招致社会较多的议论甚至非议很正常。问题在于我们应从首轮评估的激进和激情中退回去,冷静下来清醒地想一想,想一想首轮高校评估到底留给我们什么启示,首轮评估这部政府的“好经”到后来为什么在执行中被“歪念”,想清楚这些问题,对于接下来的高校评估该如何开展有重要价值。退是为了更稳健地进,缩回来的拳头,打出去才会更有力。
    记得当年随张教授去一所大学评估,您所说的一句话印象很深:评估不能变成评比,评估主要是一个质量改进的促进过程,而非制造和追求结果;评估主要是方式方法和目的的匹配问题。对此,是否可这样理解:对于高校评估,还应该回到评估的“目的”这一制度设计的起点对评估进行反思。
    张彦通:的确如此。方法之于目的始终是下位的,任何一种方法和体系,都要服务于一定目的。评估的目的即到底为什么评估,这一最基本问题不弄清,评估就会失去意义,就会偏离方向。因此,对高校办学水平进行综合评价,一定先要搞清楚评价的目的是什么,开展这项评价是为了什么,对这一基本问题的认识一定要十分清晰。我不主张把评估过分功利化,不赞成对高校进行排名,以免把“评估”搞成“评比”。我也不主张评价结果与政府对学校的投入直接挂钩。因为,在中国目前高等教育的生存环境下,只要一排名、一与投入直接挂钩,评估就会“变味”。评估的根本目的应该是教学工作的改进和教育质量的提高!
    还有一点:评估并非万能,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并不是只有评估这一条路!
    总之,如果能冷静分析和总结一下,对做好下一步的评估工作会有很多好处,可以从过去的实践中找到下一步行动的方向与着力点。我所说的不是倒退,也不是盲进,而是“审慎推进”。做到积极研究、科学谋划、慎思稳进,下一轮评估才会取得更理想的实效,中国的高等教育评估事业才会持续健康发展。 

  

 

返回顶部
常用链接: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站内搜索